总参谋部(总司令部)旧址

2011年08月29日 16:06:30

[大门口雕塑处]



[路上]

各位团友,这里是总参谋部也就是总司令部和第一局的旧址。这些房屋原是乌石垅的杨氏私宅。军委主席、红军总司令朱德,军委副主席、红军总政委周恩来,军委代主席项英,总参谋长叶剑英、刘伯承,副总参谋长兼第一局局长张云逸等先后在这里办公和居住。请大家随我进屋参观。

总参谋部(总司令部)旧址

大家请看,这是1931年11月军委总参谋部和1934年2月军委总司令部的组织序列表。1931年11月,中革军委成立时下设总参谋部。总参谋部下设作战科、侦察科、交通科、动员科、教育科和管理科等六个科。随着形势的发展和军事斗争的需要,总参的组织机构进行过几次调整。1934年1月,前后方两个红军司令机关合并,可以说这是“八一”南昌起义以来我军最高司令机关最兴旺发达的历史时期。这里总司令部下辖六个局:第一局(作战)下设7个科;第二局(情报)下设4个科;第三局(队列、管理)下设3个科;第四局(通信联络)下设4个科;第五局负责训练;第六局负责动员。红军长征前夕,第三局改称第四局,第四局改称第三局。从总参谋部成立到红军长征的三年中,军委参谋机构的名称和体制虽有多次变化,但基本上是部、局、科三级组织体制,机构比较精干。瑞金总参谋部也就是总司令部的组成和职能,与现在总参谋部作战部、第二部、第三部、通信部、军训和兵种部、动员部、管理保障部等二级业务部有直接联系,有的就是这些业务部的前身。

这是军委副主席周恩来、总参谋长叶剑英、副总参谋长张云逸等同志在西安的合影。

这是1933年军委副主席周恩来,军委副主席彭德怀,总参谋长叶剑英,总动员武装部部长滕代远等同志在福建建宁的合影。

这是总参谋长刘伯承和夫人汪荣华的合影。

这里是军委副主席、红军总政委周恩来的住室,楼上是军委主席、红军总司令朱德和夫人康克清的住室。

这是军委主席朱德和夫人康克清的合影。

各位团友,这里是总参谋长叶剑英和刘伯承先后用过的办公室兼住室。这是叶剑英同志,他是人民军队参谋事业的重要奠基者,在全军享有“叶参座”的美誉。他是中革军委的第一任总参谋长,当时他提出要建设精干的领率机关,主持制定了红军司令部机关的编制体制,建立了作战、情报、通信、管理等部门。他强调全面加强司令部建设,充分发挥其职能作用,使其成为精干的领导机关和指挥中心。

各位团友,这是总参谋长刘伯承。刘伯承同志在我军享有“当代孙武”的美誉。邓小平说:“伯承同志是我党我军的大知识分子,大军事家。他的军事指挥艺术和军事理论造诣,在国内外屈指可数。”他作为红军总参谋长,经常强调参谋人员要有很强的党性,甘当无名英雄。要摒弃投首长所好的“马弁”作风,胆大包天,心细如发,案无积卷,守口如瓶,反对凭“大概是”办事的作风。他作为红军学校的校长,为我军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军事人才。

这是项英同志的办公室兼住室。他在瑞金时期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副主席,中革军委代主席。1941年皖南事变时,在安徽泾县被叛徒杀害。

这里是总司令部第一局的旧址。从办公地点的安排上就足以说明,一局的地位和作用是何等的重要。那个时期及以后相当长的时期,一局始终跟随在军委和总司令部首长左右形影不离。张云逸、左权、彭雪枫先后任一局局长。周恩来同志也代理过一局局长的职务。这里展示了当时的局长办公室以及作战科、机要科、地图测绘科的工作环境。一局从拟制作战计划,传达命令指示,到组织作战协同、侦察通信和指导防空防毒;从承办红军编制和战区划分,到统计通报战果和负责地图保障,始终是军委和总参谋部有关军事方面的决策、作战指挥和情况掌握,都是直接通过一局来实现的。他们是首长的得力参谋,为人民军队初创时期的发展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1934年10月上旬,中央决定进行战略转移。一局迅速起草传达转移命令,汇总统计红军各部参加长征的人员枪支物资,拟制行动日程表路线图等,为红军的安全转移做了大量的工作。这是一局绘制的红一方面军长征前部队集结集位置图。

这里是副总参谋长兼一局局长张云逸的办公室兼住室。张云逸同志是一位骁勇善战的红军将领,荣获二等红星奖章。他1929年12月与邓小平等同志共同领导百色起义,创建了红7军。1931年7月率部渡过赣江,在江西兴国与红一方面军会师,参加第三次反“围剿”作战。张云逸对红军作战的战略战术进行了深入研究,对创建红军参谋工作也做出了重要贡献。他强调参谋人员要养成自动的、创造的、办事迅速的作风。起草文电必须第一句话要把最重要的内容点破,时间、地点、数字要绝对准确。

各位团友,这是1933年10月任一局局长的左权同志。1925年1月,他在黄埔军校经陈庚和周逸群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,周恩来亲自主持了他的入党宣誓。左权同志是我军军政双全的不可多得的参谋人才,对我军参谋工作从理论到实践多有建树。他参与了第四次反“围剿”作战指挥。1933年5月他任一局副局长,协助局长张云逸,主持后方一局的工作。在繁忙的工作中,他坚持撰写军事论文,翻译苏联军事著作。1942年5月25日,他在山西辽县(今左权县)麻田地区与日军作战中牺牲。朱德总司令写诗纪念他:名将以身殉国家,愿拼热血为吾华,太行浩气传千古,留得清漳吐血花。

各位团友,这是1934年10月任一局局长的彭雪枫同志。他是一位身经百战的红军将领,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历次反“围剿”作战,荣获二等红星奖章。1934年10月,中央红军开始长征。彭雪枫同志兼任军委第一纵队第一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,协助军委领导人指挥红军行军作战,连续突破敌军的四道封锁线。他对我军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作了深入研究,撰写了《游击战术》、《战略战术讲授提纲》和《游击队政治工作概论》等著作。1944年9月11日,他在河南省夏邑县八里庄指挥作战时牺牲。1997年8月,江泽民同志为《彭雪枫传》题词,称他:文武兼备,一代英才,功垂祖国,泽被长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[ 总体介绍(大门口雕塑处)]

欢迎大家参观总参谋部也就是总司令部旧址。这里是瑞金沙洲坝乌石垅村,是瑞金时期中革军委和总司令部所在地。 19311125,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宣告成立,总参谋部随中革军委驻在叶坪乡洋溪村。后来总参谋部随军委首长在前方指挥作战,1932年底改称为中革军委总司令部。19335月,总司令部部分人员从前线返回并迁到乌石垅。19341月,前方的红军总司令部撤回瑞金,前后方的红军司令机关合并后仍住在乌石垅。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开始后,这里经常遭到敌机轰炸,因此19347月,总司令部又随军委迁到云石山梅坑村,直到长征出发。新中国成立后,当地政府对这些旧址进行了保护和修缮。19533月,按原貌修复了中革军委和总参谋部及第一局的旧址。2006年,总参谋部组织征地并拨款,修复了总参谋部其他局和总供给部、总卫生部、总兵站运输部、总动员武装部等旧址,调整完善了原旧址的内容,使这些旧址群得以顺利修复,能够再现当年红军领导机关的革命斗争历史。下面,请各位团友随我参观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