躲壮丁的那些年月

2011年09月09日 20:54:40
 

躲壮丁的那些年月

□杨衍湘

    解放前,国民党反动政府的走狗横行乡里,欺压百姓,他们常常下乡来抓年轻力壮的人去当伪兵,叫做抓壮丁,经常扰得老百姓不得安宁。有谁会替欺压老百姓的政府卖命呢?所以当他们来的时候,青壮年都纷纷躲开,或者奋起反抗。当年我亲身经历的许多事,现在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。

    那年月,如果稍微有些风吹草动,每家每户有青壮年的都提心吊胆,寝食不安。要是被抓去当伪兵,那十有八九都是挨枪子的。所以大家不管白天黑夜,都在外面躲避。白天不敢呆家里,怕他们来个瓮中捉鳖,在外面劳动的话,还能远远看见乡丁过来,可以及时逃避。晚上更不行了,一定要到山里过夜。没地方睡觉就带一件蓑衣,找个干净的地方躺下睡个囫囵觉。

    乡丁们到家里抓壮丁经常都扑空,悻悻离去。后来他们改变了方法,搞偷袭或者派出大队人马到田里围堵我们。有一次正当农忙时期,我们晚上到田里拔稻秧。在朦胧的月色下,我们看到田埂上走来几个人,以为是一起来拔秧的呢,我们还开玩笑说:“你们来干什么?这么晚了,是赶来吃点心的吗?(那时晚上拔秧有点心吃)。”谁知话音刚落,那几个人就冲过来抓人,我们顿时明白是乡丁抓壮丁来了,吓得四散逃窜,但还是有一个跑得慢些的被他们抓住了。眼看着自己的人被抓走,我们哪里甘心呢,再加上一直以来被这些乡丁追得有家不能回,新仇旧恨一齐迸发。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们迅速回过头去把那个抓人的乡丁打倒在田里,救出了自己人。当时他们还带有枪呢,为了不让他们再横行霸道,我们把枪砸碎了。

      当时是伪乡长杨彩文带着一批乡丁来围堵我们,我们没有了退路,杨彩文还假惺惺地对我们说:“我们都是自己人(因他也姓杨),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”我们气愤地骂道:“你知道是自己人,就该灯笼挂高一点,怎么总欺负我们?”要不是他带头做鬼,我们哪里会这般狼狈呢?而且现在没有了退路,只有跟他们拼了。于是我们中的一个人拿出带来防身的一杆鸟铳,对准杨彩文的头部开了一铳,可惜铳没有打响。那杨彩文顿时吓得屁滚尿流,拔腿就跑,连鞋跑丢了也不捡。

    虽然这次我们胜利了,但敌人决不会善罢干休的。他们还多次下来抓过壮丁,有些青壮年还是被抓走了。我们老百姓饱受国民党反动派走狗的欺压,但我们也决不是好欺负的,在忍无可忍的时候,我们也会积极地奋起反抗。我们相信: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斗争,坚持斗争,就是胜利。(作者系退休老干部,今年85岁)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