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旬老人与桥

2011年09月14日 14:36:39
 

九旬老人与桥

张海山  本报记者黄书文

  在沙洲坝镇群峰村李屋场小组,有这样一位老人,三十八年来,一直为村里义务修桥护桥,每逢大雨来临,村民总能在桥旁看到她忙碌的身影,正是由于她的辛勤付出,村民们下地干活、出门办事从来不用绕远或蹚水过河。这位老人就是年逾九旬的钟冬娇。

“桥垮了,必须建座新的”

  上世纪60年代,高陂子是沙洲坝镇群峰村猪斗湾河上唯一的一座拦水古陂,由三合土石砌而成,据说当时已有上百年的历史。在那个年代,古陂对当地村民的生产生活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,下游200多亩农田都得靠它引水进行灌溉,古陂上的石拱桥是村民进城赶集的必经之路。可天有不测风云,1972年一场突然其来的洪水,把古陂彻底冲垮了,陂上的石拱桥也随之淹没在滔滔洪水中。桥没了,村民下地干活、进城赶集只能绕道而行或蹚水过河,生产生活因此受到极大影响。看到这些,时年50岁的钟冬娇再也坐不住了,她觉得要是再不建座新桥,村民永远得绕远或蹚水过河。“桥垮了,必须建座新的。”这个想法在钟冬娇心里已经酝酿很久了,心动不如行动,在她的带领下,村民都积极参与到建桥中来,不到一天的时间河上又重新架起了一座木桥。木桥架起来了,钟冬娇兴奋不已,因为村民又能顺利出行了。

“桥坏了,必须换座新的”

  虽说桥是重新建起来了,但由于木桥不太牢固,加之洪水过猛,桥很容易发霉或被大水冲走,这就得有人管护。从大桥架起那一刻起,钟冬娇就决定对桥负责到底,那时只要天稍微暗下来,她就会到河边去检查桥是否稳固,确认稳固后,她才会放心离开。1985年夏的一天,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,当时正在地里干活的钟冬娇立刻放下手中的活,急冲冲奔向河边,可是任凭她跑得再快,也没来得及在暴雨来临前赶到,等她赶到时,洪水已经淹没了木桥,心急如焚的钟冬娇看到这一幕,一刻也没有犹豫,卷起裤子就往河里跳,本想把桥板搬到岸上,岂料由于洪水过猛,非但没有把桥板搬起,自己反而被洪水冲出3米开外,所幸被树枝挡住,才捡回一条命。“那次真的把我吓死了,还以为自己就会这样去了呢。”钟冬娇想起当年的事似乎还心有余悸,但老人说她从来就没有后悔过。

  要是发洪水的时候,钟冬娇没有来得及把桥板加固或者搬到岸上,桥准会被洪水冲走,桥冲走了,村民们出行又得绕远或蹚水过河。有一次,突下暴雨,正在走亲戚的钟冬娇本来要在亲戚家多住几天的,可想到木桥,她一刻也呆不下去了,赶忙收拾东西往家里赶,但因为没有及时赶回把桥板搬上岸,桥还是被洪水冲走了。看到木桥又一次被洪水冲走,她很心疼,不过心疼归心疼,架起新桥才是当务之急,不到半天时间,钟冬娇就把桥重新架起来了。“木桥被洪水冲走是经常的事,每隔两三年就得换一座新的。”钟冬娇说,有时自己修桥也会招来非议,有人说她是为了出名,但她从来不在意这些,因为她觉得只要村民能够安全顺利出行,她就满足了。

“我不行了,儿子们接力”

  1968年钟冬娇的老伴离世了,从那时起,她就独自拉扯着儿女们长大,历经了艰辛。“父亲离开时,我十岁不到,那时,家里的活都得由母亲做,就连犁田这样的重体力活也不例外。”钟冬娇最小的儿子刘道广告诉记者,正因为这样,母亲现在身子骨还很硬朗。如今,钟冬娇的儿女们都成家立业了,她自己也已经89岁高龄,五世同堂。“现在老了,地里的活干不了了,桥也搬不动了,只有靠儿子们接力了。”钟冬娇说,虽然自己已经老了,不能像以前一样管护木桥,但她还有儿子,自己做不了的就叫儿子们上。去年,木桥又被无情的洪水冲走了,这回钟冬娇实在是无能为力,明知大水会把木桥冲走,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,毕竟自己都已经行动不便了。“大水冲走桥后,母亲每天都给我打好几个电话,叫我一定要尽快回来把新桥架起来,不能耽误村民出行。”刘道广说,在母亲的催促下,他在叶坪马山买了四根树木,请木匠师傅做好后用车连夜拉回家。看到崭新的木桥,钟冬娇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吩咐儿子们把桥给架起来了。

  虽然钟冬娇现在已经老了,不能像以前一样管护木桥了,但她还是会时常去河边看看桥是否稳固,一旦出现异常情况,她就会立刻叫儿子们解决。海明威在《老人与海》中写道“他不再梦见风暴,不再梦见妇女们,不再梦见伟大的事件,不再梦见大鱼,不再梦见打架,不再梦见角力,不再梦见他的妻子。他如今只梦见一些地方和海滩上的狮子。它们在暮色中像小猫一般嬉耍着,他爱它们,如同爱这孩子一样。”也许这时,钟冬娇也只梦见那座木桥,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深爱着它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